内蒙古呼伦贝尔鄂伦春自治旗诺敏镇江北村
本站网址:
548046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人文趣事

(二)石刻祝文与释读

发布时间:2016-07-24 15:39:35     阅读:404 举报


  石刻祝文在嘎仙洞内。距洞口15米的西侧石壁,有—处经过修琢。较为平整,祝文就刻在这块平整的花岗岩石壁上,高与视平线相齐。刻辞为竖行,通高70厘米,通宽120厘米,共十九行。每行十二至十六字不等。字大小不一,约3至6厘米。全文二百零一字,汉字魏书,隶意犹重,古朴苍然,清晰可辨。因石壁表面原为苔藓等所覆盖,字迹很难为人们发现。后经洗刷清除石壁上的苔藓,才现出了原文。这里将原文(为方便计,按今体书写)抄录于下。

  维太平真君四年癸未岁七月廿五日

  天子臣焘使谒者仆射库六官

  中书侍郎李敞傅鍪 用骏足一元大武

  柔毛之牲敢昭告于

  皇天之神启辟之初佑我皇祖于彼土田

  历载亿年聿来南迁应受多福

  光宅中原惟祖惟父拓定四边庆流

  后胤延及冲人阐扬玄风增构崇堂克翦

  凶丑威暨四荒幽人忘遐稽首来王始

  闻旧墟爰在彼方悠悠之怀希仰余光王

  业之兴起自皇祖绵绵瓜瓞时惟多祜

  归以谢施推以配天子子孙孙福禄永

  延荐于

  皇皇帝天

  皇皇后土以

  皇祖先可寒配

  皇妣先可敦配

  尚飨

  东作帅使怠凿

  首行,第—字不清,从行文看,当为“维”字。《魏书·礼志》中所载的祝文。无此首行。

  “太平真君”:北魏第三代皇帝拓跋焘的第五个年号,其“四年”为公元443年。

  “天子臣焘”:焘即拓跋焘,北魏皇帝姓拓跋氏,后改汉姓为元。北魏第三代太武皇帝名焘。这里的“臣”字,是他对祖先的谦称。

  “谒者仆射”:北魏官名,职掌引见臣下,传达使命。

  “库六官”:《魏书·官氏志》有“库褥官氏’’;同书《太祖纪》有“渔阳乌丸库偶官韬”;同书《列传》有“渔阳乌丸大库辱官”。清代陈毅所编《二十五史补编·魏书官氏志疏证》认为“褥与偶、辱并通”。库六官当即库褥官氏。

  “中书侍郎”:北魏官名,为中央总机构中书省长官中书监、中书令之副。

  《魏书·礼志》所载之祝文无“使谒者……李敞傅MAO”,于此处作“谨遣敞等”。

  “骏足”:即骏马。《南史·郑鲜之传》有“燕昭市骨而骏足至”。

  “一元大武”:指祭祀用的牛。《礼记。曲礼下》:“凡祭宗庙之礼,牛曰一元大武。”句首或句中。《诗·大雅·绵》有“聿采胥宇”。

  “柔毛之牲”:指祭祀用的羊。《礼记·曲礼下》:“凡祭宗庙之礼羊曰柔毛。”

  “启辟之初祜我皇祖于彼土田历载亿年”:启,开始。亿,在此喻数目很大。指最初时,祖先在那个地方(即旧墟石室——嘎仙洞一带)经历了很久很久的年代。可见,此处是拓跋鲜卑祖先长期居住的发源地。

  “聿来南迁”:聿,语气词,无义,用在动词前

  “光宅中原”:光即广,宅即安,“光宅”犹言普遍安定。 《书·尧典序》:天下。”

  “拓定四边”:“拓”字漫泐太甚,据《魏书·礼志》勘对为“拓”。

  “庆流后胤”:庆,即福。“后胤”即后代。聪明之思,光宅

  “延及冲人”:“冲人”,皇帝自称之谦辞,有小子之义。《魏书》此句为“冲人纂业”。

  “阐扬玄风”:考拓跋焘太延四年(公元438年)下诏“罢沙门年五十以下者”。太平真君七年(公元446年)又下“灭佛法诏”,“诸州坑沙门,毁诸佛像”。这时他采取了灭佛崇道的措施,提倡道教,崇尚玄学,故有“阐扬玄风”之语。后来《魏书》此句改作“德声弗彰”。

 “增构崇堂”:在此当指增建庙堂。

 “克前凶丑”:克,制胜:捕,消灭。

 “威暨四荒”:后三字漫漶不清。暨。到。荒,远方。

 “幽人忘遐’’:《魏书》此句作“岂谓幽遐”。

 “稽首来王”:稽首,古时的一种跪拜礼,叩头到地。此处之“王”读第四声(wang),君临天下日王天下。

  “始闻旧墟爰在彼方”:《魏书》此二句作“具知旧庙弗毁弗亡”。

  “绵绵瓜瓞”:语出《诗经·大雅·绵》。瓞是小瓜。谓像瓜瓞的岁岁相继一样,祝颂子孙昌盛之辞。

  “归以谢施推以配天”:《魏书》此二句作“敢以丕功配飨于天”。

 “荐”:献,进献祭品。

 “皇祖先可寒”:可寒即可汗。鲜卑语,皇帝之义。《魏书,蠕蠕传》载:“社仑远遁漠北…于是自号丘豆伐可汗。‘丘豆伐’犹魏言驾驭开张也,‘可汗’犹魏言皇帝也。”此所谓魏言。即鲜卑语。可汗,可寒乃同音异写。

  “皇妣先可敦”:可敦也作可孙、恪尊,鲜卑语,皇后之义。

   

  石壁上镌刻之祝文,与《魏书》记载的内容基本相符,只是字句稍有出入。石刻起到了证史和补史的作用。对于石刻祝文与石室遗址的学术价值,有待深入研究。现在,只就几个有关问题,初步研究如下。

  1.石刻祝文的发现,确凿地证实了嘎仙洞即拓跋鲜卑祖先居住的旧墟石室。因而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可以作出结论:历史学界长期没有解决的大鲜卑山的所在,不言而喻,当然就在这一带。而包括九十九个氏族的三十六个部落,自然也不会离这里太远。可以说,嘎仙洞一带地方,就是鲜卑族的发源地。他们自古以来就生息繁衍在这深山老林里。以“射猎为业”。历史学家早已指出。这个所谓的“大泽”就是今口的呼伦湖。我们试看这条路线——从嘎仙洞到呼伦湖,即从东北向西南,从森林到草原,从狩猎到游牧,这正体现了鲜卑人经济发展的必然历程。

  鲜卑人走过的这个历程,十多个世纪以后,同样地又为蒙古族所经历。蒙古族先民,《旧唐书》称为“蒙兀室韦”。蒙兀室韦最初也是住在大兴安岭北部靠近额尔古纳河的森林地带。“室韦”即森林之义。这种在森林地带居住的部落,也只能是以狩猎为生。后来发展到成吉思汗的祖先孛儿帖赤那的时候“渡腾汲思而来”,到鄂嫩河上游的大肯特山一带游牧。从大兴安岭北部的额尔古纳河一带,来到大肯特山这条路线,同样也是从东北向西南,从森林到草原,从狩猎到游牧。蒙古先民经历了和鲜卑人同样的一个必然的发展历程。

网友评论: